十分冷静

咸鱼瘫

宗像礼司的衣物养护——Scepter 4洗衣店记事


Scepter 4洗衣店店主视角neta

关于宗像礼司的衣物养护



--------


一开始只是普通的开了一家洗衣店,因为离Scepter 4办公地点(总部)比较近经常有队员随手把衣服送来,下一次经过再带回去,最后干脆就被收并进总部,甚至代理了制服管理的内务工作。

不得不说高级公务员真是方便啊。

每天在店里和蓝色制服打交道,感觉连普通的后勤工作也变神圣起来了。

队员的衣服在出勤任务后和每个公休日会统一送来清洗。

也会有自己送来的情况

有时候是不小心弄脏了(咖啡渍、酒(不限于红酒)渍、烟灰印、红豆泥渍)

也有个人任务留下的痕迹(布料破裂、血迹、弹药粉尘、泥土)

高层的衣服会单独分开

大多是下级队员负责运送

偶尔是一级队员亲自送来

有时候是伏见先生来送(“啧 随便指挥别人真是麻烦的上司 明明自己也只是在拼图根本没有在工作”)

副长也来过几次(“室长明天要出席一个很多政要的晚会,请务必妥善处理好这件礼服。”)

这份工作的实质内容其实很无聊,各类衣服分类,操作机器,特殊痕迹的要先动手预先处理,破损处要修复缝补,损伤过于严重的就要报备后勤处准备新的。但工作中有机会接触到Scepter 4的各路精英,通过衣物窥见一点他们的生活,为无聊的工作增加了很多色彩。

藉由这份工作,甚至能时不时接触Scepter 4顶层人物——室长宗像礼司。

私人原因所需的清洗任务不统一运送,室长因为各类活动频繁,需要清洗养护的衣物较多,有时间也会自己亲自送来(“顺便路上看看其他人的工作,他们突然看到我的时候那惊吓的神情也是十分有意思呢”)。

室长是个一丝不苟的人,每次送来的衣物也是折叠的平平整整,轻轻展开就可以直接挂上,不用费心劳神去整理。

刚开始主要是争斗导致的烟尘焦伤(“无论是否工作时间,都不能由着某些暴躁的人胡来呢。”)

后来是要熨烫礼服和除去烟酒气味(“身为公务员,必要的应酬还是要去的啊。”)

不过到了后面,这类应酬留下的烟酒气味转移到了淡岛副长和伏见先生的衣物上。

再后来还会有可以看出是刻意泼上去的酒渍和对衣服而言显得举止粗暴的褶皱(“哦呀哦呀,酒吧遇到了有点难缠的家伙呢,虽然我也有好好回敬回去,但这里还是要麻烦你了”)

也偶尔有过其他衣服和制服一起送来。那衣服实在是十分怪异,浸染着浓重的烟味,难以去除,虽然和室长的衣服是相同的码数,却和室长乃至整个scepter 4的风格都格格不入,透露着街头和不羁的感觉。

工作礼仪要求不会向顾客问起任何无关问题,但也许是体察到了探究的视线,几次之后室长在取走干净衣物时轻笑一声表示“某个友人罢了”,伴随着“辛苦你了”这样冷淡却体贴有礼的话语。




只有那一次是不同的。

那是工作日,任务归来,本不属于私人事务,应该是全体队服统一送来,但室长却身着便装亲自先送来了自己的队服。

远远看到身影本想一如往常的微笑致意,但那身影显得过于压抑,我最终还是没有出声。

说不出哪里不一样,但确实那天的室长是和往常不一样的。

队服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从容整齐,只是随意往桌前一搭,一声“麻烦了,立取”就没有了其他。

衣服上有星星血迹,不多,从胸下肋骨到衣摆,应该是正面极近距离溅上去的。

等待衣服入机、熨平的过程中,室长倚在一旁的墙上,看了看对面的请勿吸烟标志,向我微微示意,我知悉的打开通风口。

他拿起一根烟,无言的看了很久,点燃。

那是我最后一次在店里看到室长。

那之后由队员送来的室长的衣物,偶尔有烟尘,很少有鲜血,酒渍则再也没出现过。

一同消失的还有偶尔一起送来的那件烟酒气息很重的衣服。




-----fin-----


路上看到干洗店停不下来这类的脑洞
感觉可以画成青组系列的小四格
但还是无法舍弃“送来的两件衣服后来只剩一件了”这种脑洞(刀子)QAQ
很粗糙的先把脑子里有的写了出来总之QAQ